风止

站在高考的边缘来回蹦迪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办,镇静剂和向导素都注射到最大限度了!”。


        燕行舟被拘束衣困在床上,整个人都在颤抖。他觉得自己能听清附近的人在说什么,但是又不怎么听的清,声音似流水一般滑过。
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,可是他控制不住。每当他想抑制自己的时候,脑海里出现的都是顾离。宴会上西装笔挺的样子,侧着头思考的样子,面对着自己微笑的样子。他想抑制自己,却又不想。

        “行舟。”燕行舟听到有人在叫自己,声音温软而又低沉,似恋人的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努力侧过头去,看到顾离站在自己面前,面上是化不开的柔情。他柔顺的长发乖巧的趴在肩上,穿着白色的衬衣,收夹腰身的酒红马夹,凸显长腿黑色的长裤和红色花纹的黑色长靴,臂上搭着一件似火般明艳颜色的外套,这是顾秋合为顾离亲手设计的上任新少校的礼服。

         燕行舟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顾离穿这套衣服时心跳的相当快,评价了一句相当性感就匆忙离开了。当然,听到的人只有顾秋合。

        人的第一印象总是很微妙。燕行舟第一眼看到顾离时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强势的哨兵,可到后来真的接触了才发现他是个温文尔雅的向导。

        说实话,顾离是个向导这一件事当时真是吓了他一跳。毕竟他看过顾离的档案,从评价和绩上看跟一般哨兵难分伯仲,甚至能说是更强。可不知为何,他心中突然有些兴奋,对这个名为顾离的向导。

        可从顾离作为少校去了秦地就很少再回来了,就算是回来两人除了工作几乎很少有交集,在怎么又兴趣也没法好好的聊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有时候会想起在学校的日子,虽然课业有点重,但周一至周三下午的图书馆二楼窗边,必能看到顾离坐在那,要是上去问一声话,打个招呼还能得到个微笑。若是运气好坐在一起看书,还能一起去喝个漫长的下午茶。周四周五的晚上外出,也许能在校园的明湖边遇到顾离,起个话题就能绕着湖走上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 唯独周六周日燕行舟找不到顾离,所以他讨厌这两天,连带着这两天的课程也被他讨厌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行舟。”他又听到顾离在叫自己,依旧是那温软似恋人的语调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顾离。”燕行舟张了张嘴,却又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顾离微笑着弯下腰,轻碰了碰他的额头。然而在触碰上的那一刻顾离不见了。燕行舟眼前依旧是那个苍白的房子,空荡荡的,医生依旧站在远处的门边,有些苦恼又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 顾离,我想你了。


评论